番茄恒星系✨

如果能给你带来一点好心情的话就好了
✨请认真阅读10月12号的文章哦
✨系子 此号雷卡only~
✨绑文束束@ @infinite time
✨送人和亲友外请勿转载
✨凹凸和松
✨杂食 爱雷卡爱速度!
✨感谢评论红心蓝手爱李们 lof常抽会看不到评论看到了会认真回复

雷卡–浅眠

LOFTER抽的要死了……我我我哭爆!!!吹她!!!

言叶无限欺:

☆是系子爹的图梗!我csyfhjfhm @有爱研究系✨


http://ainoko.lofter.com/post/1db44fae_1074e8bc


☆绝对似甜的啊,为了激励系子爹产粮


☆雷卡幼年设定(对啊按图来的)


☆食用愉快





雷狮在偌大的皇宫中能遇见卡米尔也算是辛运,他们第一次见面是卡米尔被欺负时。小家伙漂亮的蓝眸里写满了倔强,纵使浑身都是那群顽劣贵族折磨留下的伤口,他还是恶狠狠地盯着他们,像只奶狮子,从喉管深处发出“咕噜噜”的低吼。




雷狮难得起了兴致,顿住脚步像观赏一部有趣的影视作品一样,毫不忌讳地将目光投向卡米尔。他稍稍侧过身子,询问女仆。


“那个人是谁,我原来怎么没见过他?”



女仆突然被皇子搭话,先是愣了几秒,继而顺着雷狮手指的方向望去,原本充斥着尊敬的目光在碰到卡米尔身上后立刻变成了鄙夷,她皱眉挑着嘴角,一副十分嫌弃的模样。



“他是个地位卑贱的私生子罢了。三皇子您不必在意”



语气倒是尖酸刻薄的很,雷狮冷笑一声,随手捡起一块不小的石头就朝那群人扔去,被砸中的小贵族立刻开始卖弄他的权威,捂着肩膀四周环顾,嚣张地大吼:“是谁那么大胆?敢砸本少爷?!”



雷狮挑眉,双手插进裤兜里,迈着阔气的步伐缓步靠近那群贵族,有意无意地瞥了一眼浑身是伤的卡米尔,那小家伙也因对上了他的眼神而颤抖。



“是我雷狮大爷,你有意见?”



雷狮从小骨子里就有股狂傲不羁的气概,出众的领导能力及才华让他顺理成章地成了皇位的继承人,宫中没人敢随意招惹他。那贵族小子似乎是咽不下那口气,不要命一般冲上去打算给雷狮一拳,但被身后的伙伴给死死抱住了。



“奥菲特,不要冲动,他是雷狮殿下,我们招惹不起的。”



名为奥菲特的男孩死死盯着雷狮,带着足以将他撕碎的眼神悻悻离开了,走时还不忘跟雷狮耍一把狠。“别让我奥菲特再看见你,否则。”



“否则什么?鶸”



雷狮扬起挑衅的目光,他最喜欢看别人生气还不敢动他的模样了。那人似乎是吃了瘪,灰着脸色仓皇离开。



身旁的草地上传来一阵动静,雷狮连忙转头,发现小家伙扶着长满苔藓地墙壁缓缓起身,脸部五官都因痛苦而扭曲,嘴角挂着的淤青和他的眼神还真是不符。



“喂,那边的,我救了你,你不打算说声谢谢吗?”



卡米尔停住脚步,始终不敢抬头,抿着唇不知是在思索什么。雷狮有些烦躁,上前摁住他的肩膀,屈指挑起他下巴,但遭到了剧烈的抵抗。小家伙死命挣扎,想要脱身,却被雷狮摁得更死,肩膀处的伤口隐隐作痛,眼角都蓄着泪水。似乎是纠结了很久一般,他才沙哑着嗓子恳求雷狮。



“雷狮殿下,痛”



雷狮这才意识到自己方才是触到了他的伤口,心里不免一阵复杂。连忙松开手后,望着那人垂着头有气无力的模样就更加不想放他走了。


“你叫什么名字。”



“卡...米尔”


那人这样回应着,这个名字连他自己都感觉叫的陌生,似乎是不属于他一般,毕竟卡米尔这三个字他很少和别人提起,区区一介私生子,名字怎么可能上的了台面。



“卡米尔...卡米尔..”


雷狮一遍又一遍地念着卡米尔的名字,他发觉这名字是真得好听,他找不到任何词汇来形容,只能粗略地用好听来概括。虽说雷狮从小就受到良好的教育,却因为他总是逃课而成绩不好,没办法啊,谁让皇宫外的东西太吸引他了。



卡米尔渐渐放低身子,他只是想去处理伤口而已,并不想和雷狮有过多的交集,此刻的雷狮在他心里也只不过是一个从未对他施虐的皇子罢了。但仅仅只是弯了腰,就立刻被雷狮钳制住了举动,不知是谁给他的勇气让他抬起双眸正视雷狮的眼睛,将自己的疑惑全部传达给身前的人。



“雷狮...殿下?”



卡米尔的声音听起来很迷茫,雷狮有些好笑地掐了掐他的脸蛋,手感竟意外地好。那人看得愣了神,他第一次在别人脸上看到这种笑容,不是母亲那种仁慈苦楚的笑,也不是别人看见他鄙夷嘲笑的笑。雷狮的笑有融化他眸中冰川的力量,让他如沐春风,简直是魔法。



“以后和我混,我带你撸串,保证没人敢欺负你”



雷狮咧嘴,露出那一排整齐洁白的牙齿,还有两颗小虎牙,显得可爱极了,脸上的红晕更是称得他那般开朗。这样阳光的人竟让卡米尔这种常年生活在隐晦小巷中的人有些不知所措,他本能躲闪着雷狮的目光,好似吸血鬼怕被太阳灼烧。



“叫大哥。”



什么?卡米尔几乎怀疑自己的耳朵出了毛病,尊贵的雷狮殿下居然要他以兄弟的称呼....他紧攥自己破烂的衣角,支支吾吾半天却还是挤出那几个令雷狮不悦的字。



“雷..雷狮殿下..”



雷狮不耐烦地啧了一声,抓着头发思索怎样才能让卡米尔顺从。寒风中,衣着单薄的卡米尔不禁抱紧双臂瑟缩起来。即便抖动的幅度很小,还是被雷狮敏锐的捕捉到了。


那人取下围在自己脖子上的围巾,一圈圈套在卡米尔肩头,红色的围巾像火苗一般,带着雷狮身上残留的温度和香气,竟瞬间让卡米尔的身子暖和了起来。雷狮摸着自己的下巴,犹豫了好久,终是将自己的披风也解下,把卡米尔裹得严严实实,抵御了一切妄图入侵卡米尔的寒风。



“现在可以叫大哥了吧”


“大..哥”


卡米尔刚说完哥字,就立刻紧紧闭上了嘴巴,突然之前对比自己高贵不少的人用这般亲昵的称呼,让他心里腾起了一股莫名的罪恶感。这一声似乎是出乎了雷狮的意料,他用满怀期待的目光盯着卡米尔。


“再叫一次吧”


但这次,卡米尔无论如何也不愿意开口了。



自那以后,皇宫里总能看见一抹小小的身影跟在雷狮身后,他的肩头是红色的围巾,围巾的末端是黑色的禁止符号。


……


“为什么,卡米尔他是我弟弟,为什么不可以跟我一起睡?!”


雷狮高声质问着他的父皇,这或许在别人眼里是一种十分失礼的举动,但在皇宫里,大家都已经见多不怪了。卡米尔躲在雷狮身后扯了扯雷狮披风上的流苏,小声劝着雷狮,却遭到了雷狮的厉声拒绝。



国王的态度十分明了,任凭雷狮怎么闹,他也不可能答应这桩事的。于是,事情也就这么不欢而散了,兄弟俩分开前,雷狮还愤愤地咒骂:“死老头子,我迟早有一天会摆脱你的束缚”宫中的人对他这副态度已经习以为常,女仆只是催促着他赶紧回到自己的房间去学习。



雷狮可能不知道,经过他这么一闹,国王对卡米尔的态度愈加不好,甚至有一股要将他饿死的架势。没错,那天以后,卡米尔便再没尝过一粒米,有几次去厨房偷吃还被厨师打得半死不活。



原本还可以深更半夜跑去雷狮房间的他现在也被女仆盯得紧紧的,除了必要的事情,其余时间不许踏出房间半步,雷狮那边亦是如此。



卡米尔躺在冰冷的床上,攥着雷狮送给他的围巾辗转反侧,无论如何也睡不着,他抑制不住地想要冲出去寻找雷狮,但这都是不可能的,在脑子里想想就好了。



一个无月之夜,雷狮费尽心思才只开了两边的女仆,当他看见饿得奄奄一息的卡米尔时心里顿时腾起一股无名怒火,背起卡米尔用尽全身力气跑回自己的房间。



卡米尔咽下一个甜甜圈后才恢复了些力气,他很委屈,但绝对不能说出来。


“大哥,您还好吗”


雷狮望着瘦骨嶙峋的卡米尔不禁一阵心酸,漂亮的眼睛下居然有了一圈浓浓的黑眼圈,这孩子,又熬夜了吧。


“自己弟弟被欺负,怎么可能好。”


他没好气地说道,心里盘算着怎么才能弄死那该死的老头,可卡米尔却冒出一句无厘头的话差点没把他雷狮吓死。


“对不起...”


这孩子是不是饿傻了,又不是他的错,道什么歉啊?“不是你的错,干嘛道歉,你先好好睡一觉吧”



不是雷狮催他,雷狮也想和自己许久未见的弟弟叙叙旧,但他怕叙着叙着卡米尔就晕过去了。被催促的小家伙似乎并不想去睡觉,断断续续说着:“我..睡不着,大哥您房间有书吗?”



雷狮愣住了,想不到他弟弟居然是个文艺青年啊?书的话...在哪里来着。他凭着记忆从床底下摸出了一本厚厚的书,书页已经泛黄了,但并不影响阅读。卡米尔欣喜地接过书,将书本摊开放在腿间,立刻投入到字里行间渗透出的美妙的韵味中去。


雷狮在他身边坐下,瞥了一眼书上印着的密密麻麻的字就觉得头皮发麻,他真不知道这世上为什么会有喜欢读书的人。


“卡米尔,既然你这么喜欢读书的话,那你以后就做我的军师吧”


似乎是看书看入了迷,又或者是太过疲倦眼睛快要睁不开,卡米尔很自然地回应了一个“嗯”。雷狮身上独有的味道让他格外安心。



雷狮也听出了卡米尔话中的敷衍,他叹了口气,开始讲述他无聊时想出来的伟大计划。肩头的重量使雷狮的声音戛然而止,无限静谧中,只能听见两人交替的呼吸声。卡米尔在雷狮肩头睡得香甜,这似乎是他这些天来唯一一个好梦。雷狮笑得有些无奈,搂紧了些卡米尔,似乎是怕他着凉。



这一幕,被冒失闯进来的女仆看了个正着,雷狮竖起食指抵在唇上吹了一口长气。


“吵醒他你就完了。”




—END—


————————————————


每次码完文都感觉自己格外垃圾。啊,自闭。


搞不懂链接,不要吞啊



评论(4)

热度(1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