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想睡觉✨

哦呀斯密——
✨系子
✨绑文束束@ @infinite time
✨送人和亲友外请勿转载
✨杂食 爱雷卡爱速度!
✨随心主义并且双标
✨感谢评论红心蓝手爱李们 lof常抽会看不到评论

秋天是分别与思念交错的季节
学校的银杏很好看,涂一个好久不见的学趴

今天别人都是入坑我居然一脚踏出去了【】

所有人都被他震蹑住的时候,只有你会跑到他身边。
狂草

@ Sapphire【名字是这个,我找不到这个老师T T】


来源p2授权图在p3

吃完饭回来摸个鱼——【非常草】

我局的我可以下三碗饭吃了【指指点点】

差不多赶完稿子了~正好贺雷卡破万放一部分预览~封面依旧通过滤镜处理过
p1~7是第一节的预览,p8~9是之后的故事小截,由五个小片段组成的我流雷卡原著向【含过去幻想】
是私人本【】私人本
不要来问我通贩啦~毕竟我自己都不能拥有【】

还没有最后检查,说不定会改和添加细节不过那个都是看不到的了【】

极限半小时——
祝贺雷卡破万!!
我们不气

不带图难受我就腿个昨天的稿子进度【??】,今天赶完一半了
希望我这边评论里不要出现拆逆,也希望那些小ky远离我家束束
至于我……以后还是会用低质量的图刷屏的大概【准备好被拉黑了】

3000fo感谢——!【虽然掉了一个】
现在赶稿地狱了已经就不点图【也不开车 】
居然有人夸我爱剪辑用的溜就很开心了【你】
●我之后准备一个手书【是糖】或者做一个雷卡打架的小片段【双雷】
问问你们比较想看哪个我20交完稿后先弄出来一个【当时是爱剪辑我只会这个/蹲】

【雷卡】模仿

收获了系哥的我靠三连的拖了很久up主趴


所有雷狮的粉丝都知道,他们的雷神之锤大大是一个不那么负责任的up主,或者说,太过随性。

雷狮是某站游戏区一个相当有名的up主,导致他出名的原因除了他风骚的操作风格之外,还有另外一个——他的翘班频率。

在最开始的时候,雷狮还没有翘班的爱好,保持着每周一次更新一次直播的速度,简介上正经八百地写着“每周二发视频,周五晚上八点直播,不见不散”这样的内容,不熟悉的人乍一看大概会觉得这个up主是个正经人。

直到现在雷狮的简介上还保留着这样的内容,但是实际上的更新时间却早就不是简介上说的那样了。他从某个时间点开始更新突然开始不稳定起来,从偶尔一次翘班变成偶尔一次按时更新,导致粉丝们纷纷跑到各种网站游戏里去捕捉他们的雷神之锤大大。

具体要说什么时间,大概就是另一个游戏区巨头“无定之躯”出现的时候开始。

雷神之锤和无定之躯有关系这件事有很多人猜测过,毕竟两个人的直播时间从来没有重合过,甚至雷神之锤的直播间名字经常改成“我去看无定之躯的直播了”这样任性又理直气壮的内容,甚至也有黑子因为这个把雷狮从头骂到脚。

对此,雷狮本人是觉得十分无所谓的。当初的简介内容是卡米尔给他定的,他觉得有趣就配合着这个时间表干了一段时间。

只不过相对的,雷狮的第一次翘班也是因为卡米尔。他们算是远房亲戚,从小一起长大,现在两个人在同一所大学的同一个专业学习,关系好的不得了。

大学的时间宽松,却经常会有突发事件,比如那一次,卡米尔突然被社团的部长丹尼尔叫去帮忙,雷狮自然也跟过去了,忙活了一晚上,等回来的时候发现彻底错过了直播时间。

卡米尔抿着唇似乎想和雷狮道歉,但雷狮没让他说出口,一句“翘了就翘了,反正时间不是我定的,无所谓”,也不知道是在安慰卡米尔还是在挤兑他。

从那之后,雷狮的翘班一发不可收拾。他总能找到各种各样的理由不去直播,其中用的最多的就是“我要看卡米尔你的直播”。卡米尔好几次想改变直播时间,却总是被雷狮阻止,知道自己劝不住他也就这么不了了之了。

好在雷狮翘班归翘班,分寸还是有的,和粉丝们玩捉迷藏玩得不亦乐乎。同社团的安迷修吐槽说果然是什么样的人什么样的粉丝,却在之后的那次直播里被雷狮黑了个彻底。

翘掉直播除去时间问题之外,还有身体状况之类的因素。雷狮不经常生病,从小到大感冒发烧都很少,但是凡事都有个万一。比如这次,熬夜太久的代价终于要让他一次付清,雷狮的喉咙发炎到说不出话的程度,稍微出点声就咳个不停。

并不是什么太严重的事,但直播是没戏了,按照雷狮的一贯作风,这时候他应该是在趁机偷懒,停个一两周的直播来养嗓子,而不是在和卡米尔对峙。

“大哥,你这个想法是不现实的。”卡米尔皱着眉。他早已习惯了雷狮的语出惊人,并没有太过惊讶,只是不惊讶归不惊讶,反对是一定要有的,按照雷狮的计划,给他添的麻烦可就不是一丁点了。

雷狮没出声,只是弯下腰凑到卡米尔面前,指了指他的喉咙,又指了指自己的,还伸手扯了扯他的脸。

是在说我们长得像,声音也像吗。卡米尔对这句话的真实性不予置评,他们的血缘关系并不算近,长相的相似确实有点,声音就完全是胡扯了。只是雷狮为了让卡米尔替去冒充自己直播,似乎并不在意这点胡扯的内容,反而兴致勃勃地看着卡米尔眯起右眼露出不情愿的表情。

雷狮掏出手机,在上面快速打出一行字递给卡米尔看。雷狮和卡米尔谈条件的时候向来只能利诱不能威逼,手机上清楚地写着“冒充我一次陪你出去吃一次蛋糕”这种对他而言充满了诱惑力的话。

雷狮和蛋糕加起来足够让卡米尔改变主意。

在接下来的那个周五的晚八点,卡米尔准时坐在了电脑前面,脸上戴着口罩,屏幕上是雷狮上次没有直播完的那款游戏。

卡米尔向来不喜欢玩操作性太强的游戏,他思维能力很强,手上操作却相对弱一些,雷狮在玩的这款游戏偏偏是操作类,如果不是知道他不能预料到自己生病,卡米尔都要以为他是故意的了。

弹幕上到处都是“雷总居然按时直播了”的言论,看得卡米尔有些好笑,雷狮正坐在他身边的椅子上,在单人的桌子边挤出个位置,非要在近处看他直播。

卡米尔要往旁边挪一挪,被雷狮抓住手臂,两把椅子并在一起,雷狮的手绕过卡米尔的背撑在椅子另一端,整个人靠到卡米尔身上。大夏天两个人穿得都少,皮肤挨着皮肤,要不是空调开得足,恐怕分分钟就是一身的汗。

雷狮本想为难一下自己的弟弟,结果发现卡米尔无论是在游戏操作上,或是在一些细小的习惯上,几乎可以说是和他本人一模一样。大部分时间在他还想着这里应该怎么做的时候,卡米尔就已经做出了和他想象中同样的反应,同步率高到让人毛骨悚然的程度。

弹幕上看起来并没有发现换人了,偶尔有几个人质疑着为什么这次雷总不说话,卡米尔都完全没有理会。

渐渐地,这么问的人多了起来。卡米尔操作着角色在一处平台上停下,清了清嗓子,在雷狮的注视中表情平静地开口。

“感冒了,不想说话,今天先凑合着看吧,等好了给你们来个大的。”

雷狮目瞪口呆。

平常的卡米尔说话都是冷淡又平静的样子,不像雷狮天生就带着一股子睥睨众生的感觉。他们语气相差太多,声音也不同,任凭是谁也不会将他们的说话声搞混。只是在卡米尔刻意去模仿雷狮的语气和声音的时候,即使是雷狮本人,竟然也有种恍惚的感觉。

声音并不完全一样,但在口罩的过滤和感冒的借口下,这点细小的偏差几乎可以被忽略掉,卡米尔冒充雷狮的结果就是观看直播的粉丝里没有一个产生怀疑的。

雷狮的为难并没有达到他想象中的效果,反而勾起了他的好奇心和好胜心。他向来觉得自己作为大哥,卡米尔应该跟随他的脚步,以他们之间的了解,卡米尔既然能很好地模仿他,反过来他应该也可以做到。

之后的一周,雷狮听话得让卡米尔不得不怀疑他又在打什么鬼主意,在雷狮嗓子好了之后的第二天,他就把自己的打算告诉了卡米尔。

“大哥你模仿我吗。”卡米尔的围巾挡住了微微勾起的唇角,虽然很不想打击他大哥的信心,但是这件事在他看来……

“不可能的。”

卡米尔越是这么说,雷狮越想试试看。他骨子里有着强烈的叛逆和不服输,尤其还是在卡米尔的面前。

只是现实残忍地打破了他的不服输。在雷狮刚开始直播没多久,就有人怀疑地发了一串问号,试探着说“无定今天感觉怪怪的,是不是不太舒服”之类的话。

雷狮挑眉,他和卡米尔一样戴上了口罩,试图同样用感冒来掩盖声音的差别,但当他开口的时候,弹幕上沉默了片刻,突然有一个人开口问:“是雷总吗?”

一个人开口后,其他人都陆陆续续地附和,雷狮看着满屏的“绝对是雷总没跑了”“这种说话方式和操作,说不是雷总我都不信”之类的话,索性也不再装,扯掉口罩笑了几声,无视了弹幕上刷过的“雷总霸占了无定的直播间”这种其实是事实的说法,好歹是把直播搞完了。

只是在直播结束后,雷狮分明看到卡米尔脸上露出了类似于“我跟你说过不可能的”的情绪,虽然九成是错觉,但是这并不妨碍雷狮问问卡米尔是怎么做到模仿自己那么像的。

“因为我从小到大都一直看着大哥。”卡米尔如是说。

雷狮一怔。在他的印象里,卡米尔确实是一直跟着他,从同样的中学到大学,连专业都是一样的,看着像是没什么自己的主意一样,决定的事却偏偏连他也反对不了。

该说他是没主见还是太有主见。雷狮挑了挑眉,在卡米尔疑惑不解的表情中凑到他面前,直勾勾地盯着他的眼睛看。

卡米尔不明所以,眼睛一眨不眨地和他对视,没过一会就酸得不行,低下头揉了两下,把眼泪揉回去这才开口问他。

“大哥你准备做什么?”“观察你啊。”雷狮回答得理直气壮,做出来的事情也不遮不掩的。在他的计划里,之后一直到周末,他都要盯着卡米尔好好观察一下。

即使从兄弟变成恋人,雷狮也很少有像这样把全部注意力都放在卡米尔身上的时候。

他看着卡米尔上课下课,在社团里忙来忙去。卡米尔中午吃饭的时候总是安安静静小口小口地吃,碰到讨厌的油菜会皱着眉头挑出来丢到一边,饭后总喜欢捧一杯奶茶或者是果汁,眯起眼睛吸一口。发现雷狮在看着自己,不紧不慢地吧饮料咽下去,偏了偏头,挑着眉回看。

雷狮清楚卡米尔的每一个小习惯,却不清楚自己为什么没有办法模仿出来,只是事情并没有像他计划的那么顺利,雷狮观察卡米尔的计划在开始实施的第二天宣告失败。

在卡米尔看向雷狮却没有和他对视的时候,卡米尔知道雷狮放弃了。早早认输不像是自家大哥的风格,如果不是又在打什么主意的话,恐怕就是在这期间发生了什么。

“怎么,你很想让我接着看你?”雷狮按着卡米尔的头发,看面前的人眯起右眼,有些不爽地瞪着自己,这才举起双手做投降的样子。

“大哥,请不要转移话题。”

雷狮坐到沙发上,手臂搭上沙发靠背,仰着头看向天花板:“我认输了,你那招我学不了。”

卡米尔一个愣神。今天是什么日子,他家大哥居然会亲口说出认输两个字。他坐到雷狮身边,伸手去试他额头的温度,被雷狮没好气地拍掉手。

“真少见,大哥你居然会认输,发生什么了?”卡米尔甩了甩手,雷狮没用力气,手背上连个红印都没有。

雷狮偏过头看向卡米尔,表情是少有的凝重。他抿着唇皱紧眉,片刻后才开口,声音里也没有了以往的游刃有余。

“发生了很严重的事。”

他这么说着,却在卡米尔有些惊讶和严肃的表情中忍不住笑出声,凑上去在自己那还没反应过来的弟弟的唇上落下个亲吻,眉眼间都流露出恶作剧得逞的快意。

“怎么办,我一盯着你看就想亲你。”

END

我赶紧摸个鱼抱住大腿求她憋走【】
是……的文!走 这边

依旧是雷属性卡的幻想!这个表象是双关【】
预告里有人说看到艾比的围巾那我就奶艾比姐弟不小心遇到雷狮然后安哥出手相助趴……!

自从听了那句我愚蠢的欧豆豆啊之后哥哥在我眼里变成了这种角色【】
我可能是有病吧

我现在就只想看兄弟俩并肩作战.jpg

——————
我靠lof发出来好像速度慢一些然后帧数跟不上了

【总感觉雷总要掉下去了我好慌【不是】】
大家光棍节快乐【】我去看锤基结婚啦~

久等了的学趴第三话……!
昨晚深夜赶出来给夜哥的投喂【非常难吃】希望夜哥开心……!
画风突变请……无视把【你】
我自己都忘记了的第一话  依稀记得的第二话

雷鸣生日快乐!
时间来不及了草草画一个然后去会堂……
卡厨绝不认输……!晚上回来有时间再肝……!

意味不明的爽图,文走这边☞系哥的完善

大概是新旧设互怼然后卡卡生气了,只是单纯想画卡生气而已【ntm】
具体的就请系哥【等等】

算是深夜福利?一如既往的短小手书……
今晚十点和系哥聊着突然来了兴致,就做来玩玩,没做字幕,大家凑合看看就好
明天再决定传不传

我靠中间卡顿了一瞬,果然导出出问题了……明天再修正……

茉铃明信片完成 1/9
是之前的抽奖!这张祝默默万圣节快乐就放出来~之后的几张会打水印放出~
抽奖等我画完之后抽~
大家万圣夜快乐~

万圣节快乐——
提前快乐!画的还是我的设定,系子是天使——我要给她开十辆车!

【凹凸世界/雷卡】火花

这周忙于赶稿没有粮食你一直不离不弃【??】投喂我━┳━ ━┳━暴哭

暖阳洒满米兰城:

大三学长雷狮×大一新生卡米尔
原著堂兄弟设
不存在的双向暗恋设
Kiss有
告白有
雷卡同专业加寝室面对面
大部分是我真实的经历。
ooc.ooc.ooc.


是点文,系子的。 @有爱研究系✨  抱歉,结尾写得没头没脑的。
还有一波。


疲倦。卡米尔想,接着他打了一个哈欠。他绝对没有熬夜,睡眠也充足,可他就是觉得疲倦。


……好吧,纯属这节数学课老师讲的自己不会。卡米尔经过一阵子的自我挣扎之后,老师也不再授课,他才缓缓打开了自己的笔记本,开始补充自己的笔记——不记就真的完全不会了。等差不多把四块黑板都记下来的时候,下课铃响了。卡米尔记录的速度开始加快,但离开的人群的头还是把他的视线挡的看不见。


“答案是0。”卡米尔正打算站起来的识别被人群中遮挡的笔记,却被一只手摁回座位,吹拂在耳边的气息让他下意识的僵住了。


大……大哥?卡米尔有些机械的扭过头,雷狮以一种奇特的姿势把头压在自己的肩膀上。


“发什么愣,答案是0。”雷狮完全没有在意自己的姿势有多奇特,也没有注意到卡米尔不明显的僵硬,越过卡米尔,手指在卡米尔的笔记上,说:“还有,这里写错了。”


“……我知道了。”卡米尔抿抿嘴,把答案填写上去,改正了笔记错误处。想要收拾东西,无奈雷狮的头有点重,卡米尔思考了三秒之后,缓缓开口,说:“大哥……有点重……”
“哦。”雷狮起来,背起他的包,说:“快点。等会饭堂人多。”
“嗯。”卡米尔点点头,把自己桌面上的东西一捞,塞进书包里,背起,跟在雷狮后面离开教室。


可是,雷狮是什么时候来的?卡米尔眯起了单只眼睛,雷狮似乎察觉到了卡米尔的疑惑,背对着他开口:“我早上没课,你们第四节上到中途的时候溜进来的。”


“……”卡米尔无语,但是想想雷狮就是这样,也就没多说什么,跟在雷狮后面。


“卡米尔,你今晚……”雷狮的话还没说完,卡米尔的手机响了起来,卡米尔示意自己接个电话,雷狮把还没有说的话咽回肚子里面,让它任由胃酸侵蚀。


“……我知道了,等我回去操作,你别乱动。”卡米尔在知道这个电话因为什么打过来的时候不留痕迹的叹了一口气,语气平缓的回电话那头因为电脑突然蓝屏崩溃而变得有些慌乱的金,“我正在和大哥去饭堂,我吃完饭就回去,没事的。”说得时候,卡米尔下意识露出了有些无奈的笑容,这个小细节被雷狮看到眼里,竟让他有些不爽。


“可是可是!!我的数据该怎么办!!!”金还是很慌张,卡米尔停下步伐,仰起头,沉默了一下,说:“一条龙服务行了吗?”顿了一下,卡米尔说了一句“挂了,寝室见。”就把电话挂了。


“挺忙的啊?”卡米尔眨眨自己海蓝色的双眼,抿抿嘴,问:“大哥寂寞了?”


“没有,只是有种自己种的白菜被拱了的心痛感。”雷狮打趣的说,脸上看不出有什么情绪上的变化,但是卡米尔是察觉到了,他深呼吸,走到雷狮旁边,故意不接他的梗,说:“我怎么不知道大哥种白菜呢?”伸出手,轻轻握住他的手,放轻声音说:“还有,再忙我都会空出时间和大哥一起吃饭的。”


雷狮瞥了一眼卡米尔,没开口,但是手上明显增大的力道却让卡米尔知道雷狮对他这个回答很满意。


中午的阳光透过已经有轻微泛黄的树叶洒在了他们的身上,一前一后,走在那人来人往的路上。


“啊啊啊啊!!!!卡米尔你怎么那么厉害!!!!”金亲眼看着卡米尔操作熟练的帮他把电脑修复的时候露出的激动的神情,不顾卡米尔愿不愿意,抱住卡米尔的脖子,蹭他的脸。
“金,不要在我耳边叫喊,我耳鸣了。”金的声音有点大,卡米尔眯起一只眼睛,露出了有些嫌弃的表情,“快放开我,你重不重自己没谱?”
“我才不重!我是标准体重你知不知道!”金不满,摇晃着卡米尔,卡米尔冷漠的回了一句“哦”,眼睛的注意力依旧在电脑屏幕,没有理会金。
“卡……”金嘟嘴,准备继续嚷卡米尔的时候,敲门声响起。金抬头,没有关的门那边站着一个人。
“啊!雷狮师兄!”
“诶?”听到金的话,卡米尔抬起头,果然,是雷狮站在那。
“有点吵啊?”雷狮挑眉,扫了一眼他们的寝室,说:“有什么有趣的事情,和我说一下?”
“没有。”卡米尔叹了一口气,说:“大哥没作业吗?”
“过来探望弟弟的时间我还是有的。”雷狮沉默了一下,说:“倒是你,我的寝室就在你对面,你怎么不过来探望一下我?”
“因为还有别的师兄在,麻烦。”
“我过来不麻烦?”
“大哥你不是说今晚要一起出去吃宵夜吗?”卡米尔知道自己再不转移话题雷狮会没完没了,站起来,对上他漂亮而深邃的紫色眼眸,说:“走吧。”


“好好好,都听你的。”雷狮一手搭在卡米尔的肩膀上,拉着他离开,还不忘和金说:“我先带走这个人了。”


“……就这样走了?”最后被留下的金一脸懵愣的看着空荡荡的门口,“怎么有种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的错觉呢?”


当然,被吐槽的两个人不知道这些内容。


“大哥,少喝点。”
“卡米尔我觉得你越来越老妈子了。”
“……”卡米尔抿抿嘴,一手夺过雷狮手里面的酒杯,问:“大哥,您在生气什么?”


小兔崽子。雷狮想,他生气什么很简单,可他不想说出口,同样也不可能说出口。


醋坛子彻底被打翻了这种事情能够说出来的吗?


雷狮盯着卡米尔的略显单薄的嘴唇,不知道是因为酒意还是真的很想这样做,他有种想要吻下的冲动——后话是他是真的吻上去了。


就在卡米尔近前,打算看看雷狮是不是喝酒喝傻了的时候,他拽过卡米尔领子,霸道的吻上去了。


甜的。雷狮趁卡米尔愣住的时候攻破了他的唇齿,卷起他的舌头,加深这个本来不应该出现的吻的时候想。


他,雷狮,在不知何时,就开始意识到自己对于这个堂弟异样的感情。


无关兄弟手足情深,也无关性取向,单纯是在情感上对于他的渴望……总结起来就是——雷狮喜欢卡米尔。


这是雷狮脑内无数次对于这种情感思考最后得出的结论。很荒缪,但这就是他心之所想。


不过,他说不出口。无论如何都无法说出口。人总有害怕失去的东西,雷狮也不例外。他害怕把这份感情放在卡米尔的面前的时候会失去他——他什么都不害怕,但在感情面前他意外的感到了恐惧——仅仅因为,对象是卡米尔。


要是因为这份不应该的情感而失去他,那雷狮他宁可藏在心里。他是这样想的,可是心中的情感、欲望却不给他这种迂回的余地。以至于变得越发不可救药的想要得到,想要占有——和现在一样。


为什么不推开他,要是推开了他该多好,那么他……雷狮最后放开了卡米尔,卡米尔全程没有挣扎,甚至完全跟随着他的想法让他肆意的吻着他。


这算什么?雷狮和卡米尔的眼睛对上,卡米尔看起来还是那样的平静,这让雷狮感到更加的烦躁。


“大哥。”他说,“您这算什么?”
“算告白,你接受吗?”
“也就只有大哥敢这样不顾后果而已。”卡米尔轻笑出声,然后轻轻用嘴唇碰了碰雷狮的嘴角,说:“那就这样吧。”
“哪样?”
“如您所愿。”


雷狮当然不知道卡米尔怀着和他同样的情感,也不知道卡米尔为了他打翻了多少次醋坛子,但是,卡米尔比雷狮更加害怕失去对方。


因为神说要有光,所以世界就有光。而他世界里的光,就是雷狮。


那耀眼到根本不舍得移开自己的视线,以至卡米尔的那份感情变质了他都不知道。


所以雷狮吻他的时候,他不知所措,可他又不舍得推开他——贪恋着光的人,怎么舍得丢弃光呢?


所以,那就这样吧。卡米尔想。


名为爱恋的花火,绽放了。